Works 作品介紹



(不)可能的小孩
(Im)possible Baby
長谷川愛 Ai Hasegawa
2015

(不)可能的小孩試著提出生物科技提供同性伴侶們生出有自己血緣的孩子的可能性,並嘗試刺激相關議題在社會學上、文化上以及倫理上的討論。在近期的遺傳學與幹細胞研究中,同性伴侶生出有血緣關係的小孩已經不是科幻。這個計畫邀請兩位同性戀伴侶提供他們的DNA資訊並且使用23andme的服務分析他們的基因,並使用得到的資訊來模擬設計他們可能的孩子的樣貌,接著根據這個藍圖繪出這對伴侶們與他們的孩子的家庭照片,製作成家庭相本後贈送給他們。這個計畫並受到NHK跟拍,並且剪輯成30分鐘紀錄片,在2015年10月於日本NHK電視台撥出。




呼吸抑制
Breathing Restrain
郭城 Cheng Guo
2016

“呼吸抑制”是一個基於用戶數據報協議(UDP)的互動裝置,由裝有定制程序的微型電腦和呼吸面罩構成。參與者通過面罩以呼吸的方式往復地將大量數據包(packets)順序發送至服務器並收回,由於互聯網特點所產生的通信失誤或基建等問題會導致過程中無法預測的數據包丟失,並會以呼吸卡頓的形式體現。隨著呼吸往復次數增多,數據包丟失不斷加劇,最終參與者將再無法汲取空氣。




病毒馴獸師計畫
Tame is to Tame
林沛瑩 Pei-Ying Lin
2016

與 荷蘭 Erasmus Medical Center病毒學家Miranda de Graaf合作

「『馴服』是個常被忽略的行為」狐狸說,「它的意義是建立關係。」 —— 小王子

我們是否能馴服病毒?而病毒是否能馴服我們?

病毒本身不具有生命,僅在進入人體的時候獲得行動能力而得以傳宗接代。病毒借用人體的複製機制作為自己生命的來源。人類是病毒的載體,也是它們演化的基石。而另一方面,在歷史上病毒也曾多次進入我們的遺傳基因中,成為「人類」的一部份。同時,因為病毒在人類身體裡演化,我們的科技也為了防堵它們而演化。

人類將病毒視為敵人。在醫療系統與病毒防治監視系統中對待病毒的語言與態度彷彿這樣的關係是戰爭。感染病毒的人們被視為敵人的載體,而必須被隔離、失去行動自由。人類對於病毒的目標就是讓他們絕跡(eradicate),但在醫療史上僅有天花與牛瘟兩種病毒成功絕跡。時常被忽略的是,絕跡不代表這兩種病毒不見了。在俄國與美國的軍事實驗室中仍保有天花病毒,而成為可能生化武器的隱憂,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有這種病毒的抗體了。

這個計畫嘗試提議,除了讓病毒絕跡,是否有可能讓人類與病毒某種程度上的和平共存?讓所有人都有計畫性的與病毒維持「好像有點危險但其實不危險」的距離?

病毒馴服師計畫是一個思緒編舞計畫,經由藝術家與病毒學家共同建立一套完善的病毒馴服師訓練課程,帶領新手病毒馴服師們共同探索與病毒的距離拿捏,同時挑戰東方與西方思維的結合、探測專業病毒學家與一般人對於相同世界的不同觀點。

合作單位與特別感謝 Affaliates:

此計畫由荷蘭Bioart and Design Award 贊助
合作單位:荷蘭NWO、荷蘭ZonMV、荷蘭Erasmus MC、荷蘭MU Artspace
其他贊助單位:荷蘭De Ontdekfabriek
舞蹈影片製作:陳彥安
編舞與演出:張心瑜
聲音:紀柏豪
3D建模:黃敏書
遊戲設計:黃敏書
協同設計:張芮琦
病毒娃娃製作:陳伶俐
燈光:陳立緯與法國炸影像工作室
模特兒:吳倚伶




海豚性樂園
Dolphin Eroticarium
顧廣毅 Kuang-Yi Ku
2016
http://www.dolphineroticarium.com/

根據科學家的研究指出海豚是少數有類似人類的性活動的動物,牠們會有非以繁殖為目的且單純為了性快感的性活動產生。也因為如此,這些不同的性活動都對他們的社會行為產生了許多影響。舉例來說有中國科學家觀察到一隻中國科學院所飼養的白暨豚產生了週期性的性自慰行為,他們觀察到這隻海豚會以生殖器跟腹部摩擦水池底部以達到性快感。除此之外,海豚也有同性戀、群交、不同種海豚跨物種交配行為等等多元的性活動。因此我在思考是不是有可能有所謂的動物的「性權」?也就是說動物是否有可能跟人類一樣有追求性快感跟多元性實踐的權利?

在這樣的提問之下,此計畫想要針對海豚的性快感需求進行一個科幻情境的想像創作,參考「Design Fiction」的研究方法去建構一個虛構的未來世界,在這個未來中我們要替海豚設計一個服務海豚娛樂的海洋公園。而這個遊樂園並不是傳統的將動物圈養的公園形式,而是一個蓋在這些海洋生物棲息地且具移動性的開放建築空間。這些遊樂園裡面的遊樂設施是一些類似情趣玩具結構的設備,可以豐富動物的性活動。而海豚可以自由地進出這個公園。也就是說我們將設計一個以提供海豚性服務的「海豚性樂園」(Dolphin Eroticarium)。




病著唄
Sick Better
陳逸云 Yiyun Chen
2015

這個虛構設計項目,架構了一個不以病為恥的養老院,試以病體與老態定義並成就更好的人與社會。無論醫療技術的發展還是人們對健康的迷戀,都無法改變人無完人與人終將彌老的自然事實。疾病與衰老並非可恥的隱喻,無關於道德與自律。這個項目著眼於人們細小而日常的病痛,置於老齡化社會背景之下,討論疾病洗白的可能性,希望與不夠健康的身體和解。




樹懶效應:NO.1, 腋下的雨林
Sloth Effect: NO. 1, The Rainforest of Axilla
宮保睿 Paul Gong
2016

We should preserve every scrap of biodiversity as priceless while we learn to use it and come to understand what it means to humanity.
- Edward O. Wilson, Father of Biodiversity.

現今科學家們開始進入充滿生物多樣性的大自然雨林裡尋找新藥物。在雨林中,科學家們在擁有特別共生行為的樹懶毛髮裡找到數種真菌類,是有潛力地去治療與抵禦某些疾病、癌症與細菌感染成為新藥物的資源。

啟發於樹懶,反觀人類的腋毛似乎有著類似雨林的環境狀態,那腋毛是不是也有可能存在著某種生物多樣性?

透過想像一個擁抱自我實驗與生物科技的虛擬社群在可能的未來裡,經由時間的演變與發展,他們嘗試用以一系列不同的行為與實驗在不同階段來創造不同的「關係」來增加腋毛的生物多樣性。

這個項目試圖以腋毛的角度來探討與喚起大眾對於人類自身的生物多樣性的討論外,也試著透過這個可能的未來去探討自然與非自然之間的關係,以及腋毛在現在社會中與社會、文化、美學與性別意涵之間的關係。